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金融创新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主页 > 安全 > 正文

国足20年:2001出线的喜悦延续了8个月

时间:2021-11-18 07:54 来源:网络整理

  2001出线的喜悦延续了8个月

  为纪念国足首次打进世界杯,沈阳五里河体育场外立起了国足队员雕像。

  2021年11月17日晨结束的世预赛亚洲区12强赛B组第6轮,中国男足国家队在阿联酋沙迦“主场”1比1逼平澳大利亚队,暂以6战1胜2平3负积5分,排在小组积分榜第5位,出线只剩理论上的可能。

  自2001年10月那个出线夜至今已有20年,这期间,国足一直在低谷徘徊,多次冲击世界杯无功而返。

国足20年:2001出线的喜悦延续了8个月

 

  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前国脚、记录者、从业者和支持者,试图探索过去20年国足不断折戟的原因,不同视角令拼图渐渐呈现中国足球所经历的、所积累的,过去发生的一切并未真正过去,而是化作中国足球今天的模样。

  那一夜鞭炮齐鸣

  “我们出线了!”是回荡在20年前那个夜晚的嘶吼与欢呼。与阿曼队比赛替补登场的杨璞对那晚发生的一切记忆犹新:“那天是10月7日,根伟(于根伟)进球帮助我们1比0赢了阿曼。那天高兴,是真高兴,因为我们是中国足球历史上第一个做到这件事的人。现在总觉得这一切好像就是不久前发生的事,赛后的一幕幕都特别清晰,但定定神,已经过了20年了。”

  出线夜贡献了太多经典画面,有一张广为流传的照片定格了米卢和球员们举着五星红旗在场内狂奔庆祝的瞬间。《中国体育报》记者、如今的著名足球评论员孟洪涛当时就是米卢身后人群中的一员。

  “我记得当时国足领队以及新闻官冯剑明跟我热烈拥抱,不论是记者还是球队工作人员,大家激动兴奋,很多人都在流泪。”一直随队报道的孟洪涛去了国家队休息室,球员正在那里疯狂庆祝,大笑、嘶吼、拥抱、手舞足蹈……五里河体育场是欢庆的中心,并迅速向外泛起越来越大的涟漪,赛后搭朋友车由体育场返回酒店的孟洪涛发现汽车只能在人流中慢慢行进——街上全是冲出家门庆祝的球迷——他索性从车里站起,将上身探出天窗,与欢呼的球迷呼喊相应。

  那时候还只是球迷的高潮在位于北京通州的自家院里收看了比赛直播,终场哨响的同时,他冲出去点起了早早备好的一挂鞭,并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端起摄像机对着电视画面拍。“现在我还留着那盒录像带呢。”20年后,高潮坐在北京国安俱乐部总经理顾问办公室里悠然叹了口气。

  那一胜扬眉吐气

  国足出线的第二天,孟洪涛和时任足管中心主任阎世铎聊了很多。

  一个晚上并不足以平复激动的心情,阎世铎打开了话匣子,细数足协为国足冲击世界杯所做的备战保障工作,从足管中心内部的全员动员一直说到竞赛、情报、新闻多个工作小组的具体分工。

  足协严密的保障工作让不少足球记者吃过苦头:出于防范对手刺探情报的考虑,“米家军”十强赛期间在五里河的备战都是封闭进行,想尽办法试图混进训练场一探究竟的足记没能成功过,每次都被认出来请出训练场,“八千足记”也徒呼奈何。孟洪涛津津乐道于当时的一则趣闻:“有记者跑到体育场对面的居民楼上,想在那里‘偷看’球队训练。然而没看几分钟,当地足协的工作人员就出现在面前了。”

  杨璞用“疯狂”来形容出线后的球迷氛围,这是一种让他飘飘然许久的氛围——每次出去吃饭都会被球迷认出,去哪里都有人围着要签名、合影,“当时确实有点飘了,就是一种……好像自己真的是英雄的感觉。”从国家队回到联赛后,一切还正常,唯一的变化是自信心飞速膨胀,“只要站在球场上, 华人风采网,就觉得我什么都行,什么都可以。”

  2001年10月远在昆明红塔基地和队友们一起收看比赛直播的孙超对国足出线同样笃定。国足在红塔基地集训时,米卢习惯邀请云南红塔梯队配合球队进行技战术练习,作为当时红塔队的一员,孙超已经记不清在训练场上和国家队交手过多少次,“那支国家队是真的好。有人说‘97国家队’是最强的一届,但我觉得最强的是2001年冲击世界杯的那届国家队, 法制观察网,那一批球员的身体条件、综合能力是最好的,每个人都有鲜明的特点。”20年后, 财经资讯网,孙超依然对“米家军”推崇备至,“国家队出场的时候,气场都不一样,当时我们就知道, 经济观察网,他们肯定是要出线的。”

  那一败打回原形

  出线那一晚沈阳夜空的烟花在很多人脑海里依然清晰,那场狂欢持续的时间比想象中长,沉浸在巨大喜悦中的人们不会想到,这场狂欢在国足2002年6月真正踏上世界杯赛场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2002年6月4日,中国队迎来了首场世界杯比赛。

  0比2负哥斯达黎加是梦醒时分,接下来是两场更大比分的告负:0比4输给巴西, 中国品牌农业网,0比3不敌土耳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