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金融创新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 > 正文

恳请天津赵飞同志督办津南区法院“紧急立法”包庇老赖

时间:2021-10-31 20:17 来源:天涯

  尊敬的赵飞同志:

  您好。

  我是天津市友鹏餐饮有限公司职工。今向您反映天津市津南区法院执行局无法执行生效判决,保护老赖违约不正当竞争等问题。恳请您督办。

  生效判决:何庄子市场不得经营肉制品

  天津市津南区双港镇的何庄子菜市场系天津四大菜市场之一。我公司于2004年承租何庄子的地,建设营业楼并将商铺对外出租。经过多次修订,我公司与何庄子村委会、天津何庄子农产品批发市场(下称何庄子市场)于2008年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合同中对我公司与何庄子市场分类经营约定:“何庄子市场经营蔬菜,我公司经营肉类、水产(包括干腌制品)。双方不得经营与对方相冲突、相竞争的业态。”

  但何庄子市场违约将其商铺出租给经营肉制品的商户。

  2020年我公司因合同纠纷,将天津市何庄子农产品批发市场(下称何庄子市场)、天津市津南区双港镇何庄子村村民委员会(下称何庄子村委会)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决上述二被告履行合同中关于分类经营农产品的约定。

  11月,天津市二中院作出(2020)津02民终2086号判决:何庄子市场、何庄子村委会不得经营肉类、水产(包括干腌制品);何庄子市场、何庄子村委会支付我公司违约金。

  对抗生效判决被“双撤”

  但生效判决前,何庄子市场经营肉制品的入驻商户共7家;进入执行阶段后,何庄子市场经营肉制品的入驻商户增至数十家。

  因何庄子市场、何庄子村委会拒不执行生效判决,而被津南区法院采取限制高消费、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等措施。

  如今津南区法院将何庄子市场、何庄子村委会从限消、失信名录中移除。我公司作为执行申请人,津南法院至今不将“双撤”裁定书送达我公司,导致我公司无法进行下一步程序。

  基于此,我们将问题反映至媒体。记者遂于今年5月向天津市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办公室反映。

  执行法官解释称被执行人和新增商户的租赁合同是在法院作出效判决前签订的,被执行人系没有能力履行判决书确定的义务。

  但该说法是错误的。

  一来,合同签订的日期可以随意更改,其可信度本就不高。二来,签订合同并不违约,继续让肉制品商户入驻其市场才是违约。

  天津市二中院于2020年11月9日作出终审判决,我公司于11月25日申请强制执行。

  入驻被执行人市场的经营肉制品的商户是在12月才搬进其新建的营业楼,此后才办理的工商营业执照。工商局核发营业执照,最主要的内容就是对经营场所的核实,核实的对象就是被执行人。只要被执行人将生效判决告知工商局,这些入驻商户根本就不可能办理营业执照,也就不会对抗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

  所以,被执行人的违约行为发生在生效判决之后。

  况且,被执行人与其入驻商户签订的合同,不管发生在什么时候,都侵害了我公司的合法权益,也违背了生效判决书所确定的义务,系可撤销的合同。被执行人未撤销该合同,却反而继续积极履行该合同,就是在拒不执行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

  综上,津南区法院对被执行人“双撤”,我公司不认可。

  紧急立法“终本”

  此后,津南区法院作出(2020)津0112执4348号执行裁定,称我公司提出的执行请求:二被执行人立即停止在何庄子市场内经营肉制品、水产(包括干腌制品)原裁定称该请求因涉及案外人租赁问题,暂不具备可执行性。又由于被执行人已经向我公司支付了违约金,故终结本次执行。

  我公司无法接受该说法。

  首先,我公司请求津南区法院执行的事项是针对二被执行人,要求其履行判决书确定的义务,该请求并未加重案外人的义务。津南区大可不必拿“案外人”这套说辞来糊弄我公司。

  再者,完成生效法律文书中指定的行为的执行案件,法律法规从未授权执行法院认定指定行为不具备可执行性,更未授权执行法院以此为由中止执行。津南区法院的行为是在执行阶段“紧急立法”。

  与此相反,最高法明确:被执行人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中指定的行为的,人民法院可以强制其履行。对于只能由被执行人完成的行为,经教育,被执行人仍拒不履行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妨害执行行为的有关规定处理。

  结语:恳请赵飞同志督办

  赵飞同志,此前我们也曾经通过去信、网上发帖等形式,向李静院长反映上述问题。但反映之后未见任何成效。

  而李静院长和您都在政法委任职,都属于天津市委的成员,这就让我们无法理解:李鸿忠同志并不比谁差,为什么北京近期规定被执行人不履行指定行为的不能中本,被执行人或者其他人妨害执行的,依法启动强制措施、追究程序后才能中本。而天津却“紧急立法”保护老赖?

  鉴于此,特申请您督办该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